用邏輯改變世界

太理性沒朋友該怎麼辦?

一位聽眾私訊問我,該怎麼處理因為理性讓人覺得無情的問題。我那理性的母親也被父親指控冷血不盡人情。有趣的事情是,聽說在我們還很小的純樸年代,有位神秘的師父來到家中,他告訴我的母親:「你最大的弱點就是太重感情。」
咦?理性的人應該是冷血的,怎麼還會太重感情呢?
其實我老媽真的不是沒感情,只是有沒有表現出來而已。我在外讀書好多年,回家的時候她特別開心,聲音微微高亢,嘴角洋溢著笑容,一、二天之後就回復平常的模樣。如果沒有仔細觀察,真的會覺得她無情,小孩子有沒有回來都沒差。

還記得我對於感性與理性的詮釋嗎?兩種東西其實是互相合作、同時存在的。只是我們很習慣只聽宰相的話(理性人),或是只聽主子的話(感性人)。如果我們可以二個人的話都聽,看情況決定該怎麼做,很多時候就不會讓人覺得冷冰冰了。
我有一群很愛說笑的朋友,認識他們之前,我完全不會說笑。欸,大家在說笑,誰在跟你認真啊?所以我學習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釐清他們到底是認真跟你說,還是在說笑。能夠分辨之後,就交由感性去體會他們的梗,融入他們的氣氛之中。久而久之,偶爾我也能說說笑。
我不擅長交閒聊的朋友,但我有意識到,有些人找你來聊天,即使是問你問題,也不代表他真的想探究這個問題。只是想找人說說話而已,找人聽他最近遇到的事情,或是小發現。他們不在乎真理或真相到底是什麼,只是想要有人聽他講話。
理性的人,很容易第一時間就端出理性的論述,但這不見得是當下合宜的。

理性始終為感性服務

有些理性人會辯駁:「可是我說的有道理啊。」沒錯,道理固然很重要,但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是由感性和理性所組成,我們無法捨去任何一方。而且真的要說的話,感性才是天生的,理性則是後天養成的。沒有一個小孩一出生就充滿理性思維,也就是說,所有人的理性都是後天刻意練習的結果。
我曾經對自己的理性充滿懷疑。當我聽見不合理的事情時,我會頭冒青筋、怒氣上升,大聲斥責對方的不合理,但是這樣的生理反應,真的是理性的嗎?當別人找我聊天,我的腦中只想著對方說的話合不合理,有那裡邏輯錯誤,這樣的反應真的是理性的嗎?我以為的理性,真的是理性嗎?
這些其實都只是不加思索的反射行為而已。這樣的反射行為是理性的嗎?是我們自由意志的表現嗎?理性到底是什麼呢?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足夠理性,我只在乎我的表現是不是自己想要的。當別人說笑的時候我可以一起說笑,當別人只是想隨便聊的時候我可以不用那麼認真地打槍對方,我就是想要完全掌握、控制自我的能力,唯有如此,才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。

既然理性是後天訓練成的,那麼想要表現地不那麼理性沒人情味,就是有可能辦到的。首先還是那句老話,不要依靠直覺反應來行動,應答之前停一下想一下。接著我們要識別對方的意圖,判斷他們想尋求你的理性看法,還是隨便聊聊。每個人能接受理性的程度不同,如果發現對方沒辦法接受你的話語,就要先停止繼續了。多用一些肯定對方的話來彌補,或是轉移話題,不要讓傷害持續擴大--。
我們當然可以繼續維持自以為的理性,不必辛苦地在乎別人。我一直都是個態度上我行我素的人,只是對我來說,不要傷害別人是更重要的事。況且,當我們理直氣壯替我們信仰的真理辯護的時候,我們在乎的真的是理性嗎?還只是想滿足優越感而已?

上述內容許多人第一次聽可能難以接受,再分享幾個比較簡單務實的做法。首先我們要知道,人類天生是不理性的,適度地麻煩別人會讓自己更可愛。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被別人需要,所以當你麻煩對方的時候,也是在提供對方一個展現自己能力的機會。不過當然,這個麻煩必須要是對方能處理的事,而且要在他心有餘裕的時候進行。畢竟沒有人喜歡在自己焦頭爛額的時候還要幫忙別人。麻煩的頻率也是要注意的,我們只是要提供對方一個展現自己價值的機會,俗話說物以稀為貴,如果太常麻煩對方,就沒有什麼價值可言了,只會被討厭而已。
還有一個比較困難的做法,是我家客服提醒我的,就是不要講錯誤、失敗等負面的詞彙。有些人聽到你說這樣的負面詞彙,不會管你內容在描述什麼,就是覺得你在數落他。我自己覺得這一點真的很困難。曾經有人分享一個究事論事的做法:用名詞、動詞做描述,而不要用形容詞、副詞來描述,這樣才是真正能減少偏見的做法。影響別人如何看待你這個人,是你怎麼說話,而不是你真正的心意。有興趣的人可以多瞭解語言學。

以上是提供給理性人的一些想法。這只是我的體悟,而每個人的體悟可能都不一樣。所以試著找尋自己的體悟吧,那就會是屬於你自己的答案。

有缺點不是問題,問題是你想不想留在身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