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邏輯改變世界

一個機器人變成人類的故事

老實說我從小就是個奇怪的人,因為有自覺,所以不太喜歡表現自己。一直以來我習慣在做的事情就是:觀察如何成為一個正常人。但是一講話就很容易破功,因為我總是說些跟別人不一樣的話--當高中時朋友們應該互相鬼混的時候,我告訴他們: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,標註別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,所以你們每個人在我心中的位置也是不同的。聽!多麼潑別人冷水呀!

我遺傳了母親的理性,小時候看人工智慧的電影,就覺得跟電腦特別親近。對我來說,電腦才是同類,人類是我無法理解的生物。我的情感表現薄弱,除了強烈負面情緒,生氣、哭、憂鬱等等之外,缺乏正面情緒。我對於人類的識別有障礙、味覺聽力也沒有特別好,感覺遲鈍--包括痛覺,與感覺感性相關的東西都很差。這樣的基因,如果生在環境不好的家庭,變成壞人似乎也很正常,因為我天生對人類完全沒有同理。那就是為什麼我能夠毫無感覺地看完鐵達尼號的原因。

不過,大約在十五歲的時候我學到一件事:每個人都是不同的,好人與壞人,都要當獨立個體來判斷。這也許是我第一次真正與外面的世界連結,在心中開了一扇窗,讓友好的人們來訪。於是我從僅有的負面情緒,變成了愛恨分明,所以我總是能和天蠍座當好朋友。

因為想跟電腦做好朋友,所以唸了資訊;因為喜歡學習,又跑去讀數位學習--這是一個與教育相關的領域。大學三年我認識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:科技始終來自人性,不懂人,就沒有好的軟體,然而人文素養就是我最缺乏的東西。於是我繼續蹲,十年就這樣過去了。

教育的其中一個面向是,暸解人們為何無法學習。因為理解它的原因,明白他的無奈,所以才能產生同理--由理性而生的同理。也許正因為我天生感覺遲鈍,才能擁有很強的理性,再由理性邏輯推論產生同理的感情--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面向去。當然,在這個過程中我必須充份進行自我的批判思考,才能達到重新塑造自我的過程。許多年後再看鐵達尼號,我也像多數人一樣熱淚盈眶,也許這就是我重生為人類的證明。

理性與感性真的是衝突的嗎?如果是,那就無法解釋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,我追求的從來就是電腦與理性的邏輯,結果卻是比許多人更有同理心。它們在我身上沒有衝突,只有合作,就像夫妻一樣共同經營這個個體--也像經營婚姻一樣困難。我們可以選擇不婚,卻無法阻止這二種力量在腦袋裡打轉。

下一集再跟大家分享我如何讓理性與感性合作,也許這不是唯一的方式,但肯定是個值得參考的做法。

如何有邏輯地表達,內容創作技巧解密 感性與理性要如何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