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D出身的我為什麼要做內容

現在流行「內容才是王道」,曾經做十幾年軟體工程師的我,也不得不對內容低頭。

我從小就是個對電腦很有興趣的人,從1998年開始到今天,一直在網路上有個小小的個人站台--那就是我的遊樂場所,搞些有的沒的丟到網站上去,專屬於我的宅娛樂。

21世紀初,當時 open-source 並不流行,我上了台灣最大的 Java 論壇問問題--一個縮圖的問題,得到的不是答案,而是好幾份的報價。於是我決定開始寫些分享程式的筆記。我不懂為什麼路不平沒有人要去填補它,而是要所有人都踩著坑過去。我能夠理解中國傳統秘不外傳的思維,但我相信軟體業要壯大,應該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--因為有價值的通常是應用,而不是那些不是很高深的程式碼。

也許因為如此,我選擇主修 EdTech,那是個還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的年代。沒多久就有所感觸:軟體是為人服務的,所以要做好軟體,還是要能理解人才行。於是我進入長達7年的教育研究領域。

學術界畢竟可以不計成本地搞教育,所以在我看來業界的 EdTech 其實是落後的,但也有可能是我看得不夠多。當然,不計成本就是個問題,代表它很難複製擴大。另一個普遍的問題就是:為了科技而科技。

因為是工程師出身,做研究也希望是朝著務實的方向去。於是我自製了一套生涯輔導系統,類似人格測驗那樣,希望可以幫助迷惘的大學生做職涯的選擇。但是我失敗了--系統做出來,卻無法有效地幫助學生,原因大致出自三個問題:

  • 不暸解自己。
  • 職涯選擇的認知有限。 影響職涯的選擇,最重要的是對自我未來的想像;但在傳統升學主義之下缺乏眼界,只能從有限的、當代社會推崇的項目中尋找適合自己的目標,如果無法找到匹配的標的就會無法適從。
  • 無法受到支持。 社會無法提供足夠的信心也會令人裹足不前,即使擁有很好的能力,也會因為缺乏自信而埋沒。

回到業界工作已經四年了,不時地也會想想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。軟體工程師的個性,遇到問題就會想要靠軟體來解決,我確實也有些想法,但是現實與資源就是個不可行的選項。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idea了對吧,況且教育的本質並不是非要科技不可,科技始終只是輔助。

我找到最適合的出路,就是從內容開始。正如嚴天浩在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裡面提到的,當你擁有像Youtuber那樣的影響力的時候,教學成效會超越任何的教材--你才有能力去成為那個解決問題的人。

老實說我是個行銷外行、喜歡躲在幕後工作的人。如果不是想做點回饋社會的事,真心只想躲在後面等別人來解決這些問題。畢竟我也不是特別聰明的人,我想得到的東西別人怎麼想不到?但是一直等著別人來解決問題,似乎也不是個好辦法,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努力做那些從來沒做過的事情,就當作是學習吧。

為什麼內容是王道?因為科技能解決的問題,大部份都已經被解決了,現在需要的是善後。而那些關於人的問題,最終還是要靠內容來解決。